联系电话:

您当前的位置: > 主页 > 公司纠纷 > 公司经营 > 合伙联营 >

合伙合同案件和评论

2019-10-25 10:00 北京律师事务所 浏览:298

刘鲁根诉刘玉良,刘庆余,刘晓虎,严庆艳合伙合同

案件原告:刘鲁根。

被告人:刘庆余。

被告人:刘玉良。

被告人:刘晓虎。

被告人:严庆艳

2000年8月6日,原告刘禄根与被告人刘庆余,刘玉良签署了合伙协议。该协议明确同意合伙人的份额,股份,损益分担,偿还合伙债务的方法以及具体事项。刘璐根投资3万元人民币的合伙协议。合伙企业扣除后,购买手机2000元,实际投资2.8万元。在合伙过程中,被告人刘庆熙和刘玉良隐瞒了经营情况。 2001年5月,原告提议退出合伙企业。两名被告口头同意并承诺在年底完成清单时共同支付合伙投资和营业利润。原告退出合伙企业后,两名被告拒绝退出原告的合伙投资,应付给原告的合伙利润总额为58171.54元。与此同时,被要求加入两个合伙人的刘晓虎和严庆艳对上述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刘玉良等四被告认为:(1)宜昌长江会计师事务所的评估依据不充分; (2)本案的被告应为合伙人的姓名,而不是四名被告; (3)原告的诉讼时效已经过去。失去赢得案件的权利,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 (4)被告人刘晓虎和严庆艳认为,原告团队退出后原告必须加入集团,不应承担连带责任。

葛洲坝人民法院的审判在公开法庭进行审判。原告刘露根与被告刘玉良,刘庆余的合伙协议是当事人的真正含义。这在法律上是有效的。合伙协议明确规定三人为三名股东。个人合作伙伴在刘露根进入公司之前,被告刘玉良和刘庆余借用了宜昌新荣物资贸易有限公司的繁荣经营部门,经营部门于2003年11月被撤销。不是被告刘玉良,刘庆义谁争辩说,宜昌新荣物资有限公司盛昌营业部的交易公司,以及上述两名被告未能在法院的时限内证明两者之间的关系。因此,两名被告辩称刘玉良和刘庆义在这种情况下不能接受合格被告的论点。法院审理了刘鲁根一直主张提出索赔,因此两名被告辩称,诉讼时效尚未被接受。同时,四名被告未能在法院规定的期限内提供合伙人损失的证据。因此,根据宜昌长江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的评估结论,并根据宜昌长江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的评估结论,视情况确定原告实际发生的损失。声称权利应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30,32和35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问题实施的意见(审判)第45条第2款和第54条,葛洲坝人民法院裁定2004年11月19日如下:(1)被告刘玉良和刘庆义在刘鲁根的合伙关系调和期间应返还利润10411.17元。刘鲁根归还应享有合伙期45,204.41元累计的财产。被告刘玉良,刘庆余刘露根的总回报为5515.58元; (2)被告刘玉良,刘庆余应支付原告刘禄根的旅行损失1429元; (3)被告人刘晓虎,严庆艳对上述支付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被告人刘庆余拒绝接受一审判决,并向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一)一审判决事实不明确,宜昌会社间子第546号鉴定报告( 2004)不应该被采纳; (2)上诉人刘庆余在第一种情况下,在这种情况下被告是不恰当的。首先,上诉人刘庆余和原告被告人刘玉良于2000年8月6日在宜昌新荣物资贸易有限公司经营繁荣的经营部门的过程中,将被上诉人刘禄根增加为一个繁荣的业务。第二方,初审法院将三人之间的伙伴关系定义为“个人伙伴关系”。如果是字体大小的个人合伙,则合法批准的注册名称应视为当事人;三,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与案件的合伙实际情况为合伙企业。在合伙企业清算前,被上诉人刘銮根作为股东,要求“退还资本”是没有根据的; (3)原告在原审中的请求超出了诉讼时效和获胜案件的权利。上诉人刘鲁根于2000年8月6日至2000年10月7日和2001年1月16日提出要求。原始会计数据为2001年3月31日,股东为了进行正常清算;法令驳回被上诉人。

被上诉人刘禄根认为:(1)宜昌会社间子第546号鉴定报告是双方共同委托的结果,应当作为证据。上述评估报告明确不包括8月6日至2000年。2001年10月7日至2001年1月16日至2001年3月31日期间的利润。(2)宜昌新荣物资贸易有限公司不是该党的名称各方合作的时候。在这种情况下,上诉人刘庆余应该是适当的被告。 (3)被上诉人住在兰州,他的索赔主要是通过电话。在超过诉讼时效的情况下没有问题。

二审法院认为:(1)三方于2000年8月6日签署的合伙协议足以证明三方是个人合伙,协议规定“三股由三股组成”股东,损益和利润分析股份分享和均等的内容也是个人合伙协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某些问题适用的意见《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47条:上诉人刘庆余作为合伙人之一,本案的诉讼资格是合法的,上诉人刘庆余,被上诉人刘鲁根,被告人刘玉良在合伙期间“宜昌新荣物资贸易公司繁荣运营部”营业执照的负责人是盛振平,未经法律批准的三人之一《营业执照》未经三人中的任何一人批准人。因此,上诉人刘庆余声称,他不能成为一审案件中的合格被告,被上诉人只能使用三人合伙“繁荣运营部”的名称作为被告的上诉理由。 (2)宜昌会社间子(2004)第546号鉴定报告是由双方选定的鉴定机构作出的鉴定结果。评估程序合法,评估结论清晰,上诉人未申请重新评估,也未提供证据。因此,上诉人认为,不能接受评估报告作为证据的上诉理由。 (3)被上诉人的工作远离宜昌。上诉人声称,他声称上诉人的一方通过电话反复联系债权的说法符合常识。因此,在超过法定时效的情况下没有问题。总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53(1)条,判决如下:上诉被驳回,原判决得到维持。

评价

一,诉讼主体的资格中国的民法规定,个人合伙可以是字体大小和字体大小的个人合伙。在民事诉讼中,法律批准的字体编号应当是诉讼当事人,没有字体大小的个人合伙人,以及合伙人在民事诉讼中,是共同诉讼当事人。在这种情况下,合伙人刘庆余,刘鲁根和刘玉良在合伙期间没有依法登记合伙企业。如果他们没有合伙企业资格,则应根据股东协议的内容确定为个人合伙企业。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合伙人是符合法律规定的共同诉讼当事人。规定。

2.原告的请求是否超过了中国的诉讼时效《民法通则》第135条规定,除法律另有规定外,人民法院保护民事权利的期限为两年。在这种情况下,原告刘鲁根于2001年5月退休后,他总是要求四名被告享有权利。首先,四名被告承认上述事实,但上诉人推翻了他的陈述。第二次审判发现刘露根回到甘肃省兰州市工作。除了宜昌的事实之外,它确实声称债权的权利是通过电话与上诉方的多方联系,这符合常识,从而肯定了诉讼时效尚未丧失的事实。

上一篇:退出和相关知识的概念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阅读

免责申明:

1、文章部分文字与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

2、因编辑需要,文字和图片之间亦无必然联系,仅供参考。涉及转载的所有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3.了解更多详情请点击咨询按钮进行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