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

您当前的位置: > 主页 > 公司纠纷 > 公司经营 > 破产清算 >

产权的三维价值结构与意识形态

2020-09-15 10:58 北京律师事务所 浏览:298

从规范的语法意义上说,这个表达是不准确的。因为财产是一种可以称为“物”的东西,属于客体的范畴,而幸福是主体的主观感受。自然的客体不能等同于主体的主观感受。怎么能说‘财产本身就是一种幸福’?老实说,我最初的意思是说拥有财产会让人感到某种幸福。这种简单的情感,深深地嵌入人类内心深处,也反映在无数具体的表象中。

JeanBodin (1530-1596)将国家定义为由大多数家庭成员和共同财产组成的群体;这个群体拥有最高的权力,并且被理性所支配。为了排除教皇和封建势力的干预,他把“最高权力”和“理性”视为国家存在的基本要素。支持博丁理论的是罗马法中的原则,即国家行政权力不能进入私人住宅。这种逻辑推理有点类似于中国传统社会中“家”对“国”的理论。由于“家庭”、“家族”和“宗族”是国家的基础,家族伦理和家族治理在宗法社会治理模式中更受重视,甚至衍生出许多皇权政治的理论基础。同样的逻辑起点,古希腊罗马社会继续发展,西方国家享有主权的理论实际上是建立在私有产权理论的基础上的。在这个意义上,国家主权自然受到限制,不是因为权力,而是因为个人私人权利和理性基础所给予的限制。在古罗马,反对这种国家权力是“最普遍的实际或潜在的事物统治者”。这种实际或潜在的统治在早期的土地所有权概念中是一种“区域主权”。在“agerlimitatus”的早期,有神圣的边界,就像城邦有自己的城墙和城邦一样。私有土地的管理者可以采取任何手段来维护这种私有的“主权”,国家的管理应该就此止步。更糟糕的是,这些土地的所有权应该免除土地税。[1]由此我们可以发现,在区域主权的概念下,人们享受自己的空间和财产成为生活幸福的源泉。这种领土主权的概念在意义上类似于德国的“统治”法。[2]当然,在那个时候,并非所有人生来平等。毕竟,只有少数人能够拥有财产并享受这种幸福的生活空间。因此,当罗马人说‘这个东西属于我’,或者‘这个东西属于我’(resbonimisest,resmeaest),无论从什么角度或在什么层面(如租赁权或用益物权)他都表达了,事实上,某种自豪和幸福。这个表达可以追溯到古希腊人的感情。亚里斯多德(公元前384- 322年)说,“当谈到财产时,我们还必须考虑生活的幸福[和道德”。某样东西被认为是你自己的东西,它在情感上起着很大的作用。每个人都爱自己,自爱来自天赋,不是偶然的冲动。这实际上是自爱的延伸。[3]资产阶级革命始于文艺复兴,文艺复兴实际上是古希腊人和罗马人幸福感情的“复活”或“再生”。

上一篇:产权及其哲学基础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阅读

免责申明:

1、文章部分文字与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

2、因编辑需要,文字和图片之间亦无必然联系,仅供参考。涉及转载的所有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3.了解更多详情请点击咨询按钮进行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