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

您当前的位置: > 主页 > 民事 > 合同纠纷 > 运输合同 >

XX城市某货运中心侵权纠纷案

2020-01-14 15:57 北京律师事务所 浏览:298

上诉人(原审被告)卞A,男,1985年10月23日出生,汉族,住XX区红旗东路84号。 委托代理人荆A,XX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XX县中联物贸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韩A,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张A,该公司营销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A,该公司法制办法主任。 被上诉人(原

  上诉人(原审被告)卞A,男,1985年10月23日出生,汉族,住XX区红旗东路84号。

  委托代理人荆A,XX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XX县中联物贸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韩A,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张A,该公司营销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A,该公司法制办法主任。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秦A,男,1967年12月25日出生,汉族,住 XX乡李庄村。

  委托代理人李B,XX法律服务所工作人员。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焦A,男,1970年10月1日出生,汉族,住XX村二组。

  原审被告卞B,男,1948年6月23日出生,汉族,住XX村一组。

  原审被告XX运城市朋友货运中心

  上诉人卞A、XX中联物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联物贸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秦A、焦A及原审被告卞B、XX运城市朋友货运中心侵权纠纷一案,不服XX人民法院(2007)X民一初字第31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秦A在XX佳宝棉麻采购加工供应站永济棉花加工厂购买棉花。2007年8月23日,由朋友货运中心介绍,秦A与卞A达成运输协议。由卞A将秦A的货物从XX运城运至安徽芜湖,400元/吨。运输车辆为XX号。同时,由焦A向秦A出具收条一份,载明:“今收到永济到芜湖棉包叁佰叁拾包,运费壹万壹仟壹佰元整。焦A,07年8月23号。”由司机戾X、焦A驾驶车辆。同年8月24日凌晨四点当车辆行驶到南洛高速XX段南半幅519km处,由西向东行驶时发生着火,造成皮棉严重损失。事发后,XX市南洛高速交警大队委托XX价格认证中心对现场进行了勘验,对车辆所载货物的损失进行了鉴定。经鉴定:XX号解放货车所载的334包皮棉中,有132包被大火完全烧毁,剩下没有被大火烧完的202包皮棉的残骸,有1/3还可以利用,货损的的价格为334540元。

  原审法院另查明,XX号解放牌货车登记的所有人为中联物贸有限公司任X。中联公司称该车的实际所有权人为任X,任X将车辆挂靠本公司名下从事营运。并提供中联公司与任X签订的车辆挂靠协议书一份。后任X将该车转让给卞B,卞B又将该车转让给焦A。在本案审理过程中,焦A向法院申请称其是该车的实际所有权人,其愿以被告的身份参加本案的诉讼。该申请书签名非其本人所签。为查明事实,法院依据焦A的申请和中联物贸公司的申请,追加卞B、卞A、焦A为被告参加本案诉讼。该三被告经法院合法传唤均未到庭参加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秦A的货物在XX号解放牌货车的运输途中着火被烧,XX号车的承运人与所有人应予以赔偿。秦A的货物损失334540元,有XX价格认证中心鉴定结论为证,法院予以认定。XX号登记的所有权人为中联公司和任X。焦A称其是实际车主,但其经法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对其所递交申请的真实性,无法于以核实,其是实际车主的身份尚不能确定。焦A作为车辆的驾驶人员,接收到秦A的货物并负责运输,在运输途中存在过错致使秦A的棉花被烧,焦A应对秦A承担赔偿责任。卞A与秦A建立运输合同关系,应当保证运输途中货物的安全。由于其工作人员的过错致使货物被烧毁,其也应当对秦A承担赔偿责任。中联公司作为该车的被挂靠单位和该车登记的所有权人,应当对秦A所受损失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秦A要求退还运费11100元的请求,因非侵权行为所致,法院不予支持。A货运中心作为中介组织,没有施实侵权行为,不承担本案的赔偿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二款、第三款的规定,判决:一、被告焦A、卞A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秦A被烧毁的货物损失342540元。二、被告中联公司对被告焦A、卞A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偿赔偿责任。三、驳回原告秦A的其他诉讼请求。诉讼费6600元,由被告焦A、卞A负担,被告中联公司负连带责任。

  一审宣判后,卞A不服向本院提起上称:一、原审事实不清。1、原判认为:“被告卞A与原告秦A建立运输合同关系”这一认为不能成立。事实上卞A既不是营运车主,又不是承运人。卞A仅是焦A的被委托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的相关规定,被委托人不应承担责任。2、原判判决既然不能确定实际车主的身份,就应该追加登记车主任X参加诉讼。3、原审判决认为XX号解放牌货车所装载的334包皮棉被大火烧毁,起火的原因并未查清。4、本案案由定为侵权纠纷错误,应是货运合同纠纷。货物运输合同是指承运人将托运人交付运送的货物运送到约定的地点,由托运人或者收货人支付运费的合同,承运人是车主,托运人是货主。二、原判适用法律错误。双方纠纷争执的案由应是货运合同纠纷,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有关货运合同相关规定。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依法公正审理,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中联物贸公司亦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1、中联公司仅是XX号车的被挂靠单位,而不是该车登记的所有权人。在上诉人一审递交的晋M00060号车的行驶证所有人栏中明确载明车主是中联物贸有限公司任X。一审法院不能因此错误地认定该车辆登记的所有权人是任X和中联物贸公司。2、一审判定上诉人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没有法律依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连环购车未办理过户手续,原车主是否对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损害承担责任的批复》的规定,该案中任X将其车辆已转卖给焦A,并将车辆交付,此后任X已经不再支配该车的营运,也不从该车的营运中获得利益,做为表明任X的地理位置的我公司更没有支配车辆营运和获利,所以更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综上,请求依法驳回秦A对中联物贸公司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秦A答辩称,卞A在该案中与秦A签订有书面合同,一审判决其承担责任应无异议。中联公司作为XX号车的挂靠单位,原审判决其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是正确的。

  原审被告卞B答辩称其不应作为本案的当事人,因为答辩人不是承运人,不是车主,也不是车辆实际控制人。

  二审法院审理查明事实与一审法院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归纳本案当事人争议焦点:被上诉人秦A的财产损失赔偿责任各方当事人如何承担。

  本院认为,秦A与卞A签订货物运输合同,秦A的货物交予承运人运输,承运人应保证货物安全,但在运输途中被火烧毁,致使秦A遭受334540元损失,侵犯了秦A的财产权,承运人应当赔偿秦A所遭受的损失。卞A称其与秦A签订货物运输合同是受焦A委托,但不能提供证据或提供的证据不足以支持其主张;且焦A没有到庭,卞A的主张的事实无法核实。所以,卞A的诉称本院不予支持。中联物贸公司是XX号车的挂靠单位,对该车享有管理的权力并收取挂靠管理费用,因该车发生的财产损害赔偿事故,应当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中联物贸公司与车主签订的车辆挂靠协议书,对第三人没有约束力,不能以此对抗第三人。中联物贸公司的上诉理由与请求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审判决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推荐阅读

免责申明:

1、文章部分文字与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

2、因编辑需要,文字和图片之间亦无必然联系,仅供参考。涉及转载的所有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3.了解更多详情请点击咨询按钮进行在线咨询。